合肥昨出让9宗地块 成交金额超37亿元

2022-09-23 04:11:35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市场星报

星报讯 8月3日,合肥土地市场推出9宗地块,总面积约608.69亩。经过竞拍,所有9宗地块全部成功出让,成交金额约37.08亿元。

在昨日的土地拍卖中,合肥市长丰县有两宗地块推出,分别被合肥北城产投、合肥城建竞得。两宗地块分别位于长丰县双墩镇凤麟路以东、姜尚路以北,以及双凤经开区凤庆路以东、魏武路以南,面积分别为65.08亩、57.56亩,成交价约4.35亿元、3.95亿元。

在合肥市昨日出让的9宗地块中,居住类地块共计7宗,其中5宗来自肥西县。根据土拍结果,肥西县5宗居住类地块中4宗被合肥城轨竞得。被合肥城轨竞得的4宗地块竞拍条件较为严格,竞拍人在办理竞买登记手续时须提供由合肥市政府轨道交通管理部门书面确认的具有地铁线路建设、运营、管理经验和地铁场站上盖物业开发经验的材料以及与合肥市政府轨道交通管理部门就盖上空间与盖下空间衔接、安全及管理等相关内容签订的安全管理协议。

肥西县另一宗商业、商务金融用地则被肥西县紫云湖产业园发展有限公司竞得,成交单价180万元/亩,总价3627万元。该地块位于肥西经开区玉兰大道与创新大道交口西南侧,面积约20.15亩,竞得人自持计容建筑面积不得低于计容总建筑面积的50%。

此外,合肥市高新区1宗商业、商务用地也于昨日成功出让。该地块位于高新区长宁大道以西、**虹西路以北,面积18.23亩。根据竞买要求,该地块竞得人须在土地成交后7个工作日内,向高新区管委会提供引入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颁布的建筑工程施工总承****资质证书的建筑业集团公司总部入驻本地块的承诺。

张德芹又回来了——几乎所有市场声音都已认定,这位年轻的白酒行业“技术老兵”重回习酒,是带着使命的。

“7月11日,贵州习酒投资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德芹,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汪地强一行到制酒九、十车间、中渡污水处理厂、黄金坪制酒区等地调研,详细了解制酒生产、产品质量、安全环保等工作情况。”——这篇发布在贵州习酒官网中的**新消息《习酒集团领导班子到制酒九车间等地调研工作》不超过300字,但却透露出了这家酱酒巨头的两大重磅信息——其一是习酒公司的名字“去茅台化”,其二则是**括新任董事长张德芹及总经理汪地强等在内的**新领导层变化。

十余年前**次执掌习酒时,张德芹还不到四十岁,在他掌舵的几年间习酒上市声音频传。当下,随着与茅台集团关系逐步“厘清”,习酒在资本市场的故事是否会提速?

“新习酒”资本化加速?

作为国内第二大酱酒巨头,升级后的“新习酒”不仅仅体现在名称及管理层的变动上。

7月11日,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公司升级为贵州习酒投资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名称上习酒开始“去茅台化”后,在7月12日,**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官网也发布关于《无偿划转子公司**权的公告》称,根据《省国资委关于将茅台集团所持习酒公司部分**权无偿划转有关事宜的通知》,茅台集团拟将所持有习酒公司82%的**权无偿划转贵州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由贵州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

在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看来,习酒更名说明习酒已经从茅台集团划出,为后面的资本化做准备。媒体在7月12日的报道指出,在习酒公司82%**权无偿划转至贵州省国资委后,茅台集团持有的习酒**份将降至18%。不过,目前在第三方商业查询APP上尚无**新的**权信息披露。

习酒集团前身为创建于明清时期的殷、罗二姓白酒作坊,1952年通过收购组建为国营企业,

1997年,贵州省政府作出了由茅台集团兼并习酒总公司的决定,1998年10月26日,“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挂牌成立,习酒正式加入茅台集团。

目前,习酒旗下主要产品有酱香型君品系列、窖藏系列、金钻系列及浓香和特许系列等。2020年在“华樽杯”第12届**酒类品牌价值评议中,习酒以656.12亿元位列**前八大白酒品牌,**第二大酱香型白酒品牌。

对于张德芹来说,掌舵习酒是一次回归。在2010年至2018年8月期间,其曾担任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早在2012年,张德芹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就曾**表示:“习酒一定要上市。”从当时至今的十年来,习酒何时上市也一直是行业人士关注的焦点话题。

但尽管十年间上市声音频传,因为与茅台存在同业竞争,所以习酒上市计划并不顺利。不过,当地并未放弃习酒冲刺资本市场的规划。**报道显示,去年2月底,习水县代表团在出席遵义市第五届人大五次会议时表示习水县全力支持和推动习酒上市。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本报记者分析指出,从再造一个新茅台的使命,和放大整个酱香品类在**酒业市场份额当中的权重,习酒被剥离出来单独上市的可能**非常大。

对于习酒目前持**结构及市场关于习酒上市进程提速等猜测,习酒方面并未直接回复《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仅表示目前官方信息参考7月11日《习酒集团领导班子到制酒九车间等地调研工作》一文。

新帅四大挑战

2010年5月,张德芹首次接任习酒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为适应市场“浓转酱”的趋势,高端酱香品牌“习酒·窖藏1988”向全国市场推广,受到消费者青睐和专家广泛好评。2011年,习酒销售**突破15亿元大关。在张德芹2018年离开习酒时,这个酱酒巨头在当年的营收已突破50亿。

2020年,在前任董事长钟方达的带领下,习酒正式跨越100亿大关,当年销售**实现103亿,成为**白酒又一家百亿级企业。2022年,习酒目标营收200亿,而截至6月15日,习酒销售就已突破100亿元,完成上半年销售计划。习酒日益**大,对于张德芹来说,重掌这一白酒巨头后,其面临的市场环境及行业竞争与多年前相比已发生不小变化。

对此,肖竹清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张德芹重新掌舵习酒公司面临四大挑战,其中之一就是**全国**食品饮料和白酒市场格局已经基本固化,“茅五洋泸汾”已经成为**白酒行业全国**品牌**梯队,现有市场环境下,新白酒品牌成为全国品牌的难度加大。

再者,肖竹清认为,**食品饮料和酒业初创品牌的传播成本和消费者教育成本更高更复杂。在他看来,过去只要企业领导人懂得“控量**价上**招标”就可以实现品牌知名度和**誉度和销售业绩的提升,现在品牌传播主要阵地从电视大屏幕转移到手机小屏幕,消费者**信息的渠道更多来自熟人和各个圈层的信息分享和体验分享,对企业品牌的传播和**誉度的提升提出新的更高更复杂的要求。

值得关注的是,回顾习酒崛起之路,一系列成功的营销活动曾发挥过重要作用。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习酒就成为首家在**投广告的白酒品牌,随后在90年代初,习酒举行“西部万里行”“习酒献西藏”和“习酒香飘重庆城”等大型活动,**举办“千里赤水河考察”,当时就在全国掀起一****“习酒热”。回到当下,在“酱香”风口下,**括郎酒、国台等酱酒企业也不断加码在品牌营销上的投入,对于张德芹来说,如何在新市场环境下的推进习酒品牌传播也是全新命题。

“第三,渠道结构发生改变。过去是渠道大商支撑企业大发展,现在渠道结构发生变化,名酒主要销售路径是圈层营销和企业家等消费者意见领袖引领的圈子销售。”肖竹清对本报记者表示,第四,品牌溢价能力和社会库存消化能力决定企业兴衰,没有品牌溢价能力的食品饮料企业或者供过于求(有不良社会库存)的酒厂很难通过**价来满足不断水**船高的终端费用需求和终端毛利率提升需求。

此外,对于张德芹重掌习酒后面临的挑战,蔡学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整个**酒类已经进入名酒时代,习酒无论是从企业的品牌价值、产品结构、还是消费体量来说都是比较良**的,但是在经济大环境、疫情等诸多不确定因素下,如何继续强化全国**市场布局、继续做全国**市场的下沉与经营是习酒的重要任务。同时蔡学飞也指出,虽然习酒现在还在提高产品结构高端化,但是如何进一步提升窖藏与君品在次高端与高端市场的高端价值品牌形象、稳定价格,应该也是新的挑战。

上一篇:古井贡酒Q2 业绩超预期,营收与净利润稳步增长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宁德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