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健委:8月1日本土新增“46+327”

2022-08-06 03:55:27 文章来源:网络

中新经纬8月2日电 **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消息,8月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07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61例(广东30例,上海8例,福建8例,江苏4例,北京3例,四川3例,云南3例,重庆1例,陕西1例),含8例由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广东5例,福建2例,云南1例);本土病例46例(甘肃10例,广西9例,四川9例,内蒙古7例,福建7例,河南2例,海南1例,兵团1例)

,含20例由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甘肃8例,广西7例,四川4例,河南1例)。无新增**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91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50例,本土病例141例(广西54例,甘肃44例,广东22例,上海4例,海南4例,安徽3例,四川3例,江西2例,河南2例,重庆2例,福建1例),解除**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0425人,重症病例较前一日减少2例。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541例(无重症病例),无现有疑似病例。累计确诊病例20787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0246例,无**亡病例。截至8月1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1594例(其中重症病例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22881例,累计**亡病例5226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29701例,无现有疑似病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671492人,尚在**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29726人。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91例,其中境外输入64例,本土327例(广西96例,甘肃69例,河南67例,山东47例,新疆28例,内蒙古8例,天津4例,兵团3例,江西2例,四川2例,广东1例)。

当日解除**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666例,其中境外输入58例,本土608例(甘肃277例,广西235例,河南31例,安徽20例,上海18例,广东9例,天津7例,江西5例,四川5例,新疆1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8例(境外输入8例);尚在**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6572例(境外输入587例)。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4962126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356574例(出院67853例,**亡9509例),澳门特别行政区791例(出院734例,**亡6例),台湾地区4604761例(出院13742例,**亡8963例)。

本文转自:检察日报

为适应新时代金融市场的发展变化,进一步发挥刑法对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秩序的重要作用,并与证券法相衔接,刑法修正案(十一)对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规定进行了修正完善。其中,将“幌**交易操纵”“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交易操纵”三种新型操纵市场行为予以立法确认,既为市场提供明确的行为指引,也有利于司法人员更加准确地适用该罪。但是,对于该罪规定中“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这一兜底条款的具体适用,仍存在问题,亟待探讨明晰。

兜底条款与六种具体操纵市场行为的关系

2019年6月27日,**高人民**、**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解释》第1条规定了六种具体的“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即“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交易操纵”“重大事件操纵”“控制信息操纵”“幌**交易操纵”以及“跨期、现货市场操纵”。不难发现,修正后的该罪规定仅吸收了《解释》第1条中的“幌**交易操纵”“蛊惑交易操纵”和“抢帽子交易操纵”三种操纵市场行为,对于“重大事件操纵”“控制信息操纵”和“跨期、现货市场操纵”并未加以吸收。对此,有观点认为,由于六种具体操纵市场行为具有同质**,修正后的该罪规定对其要么全部吸收,要么都不吸收,而不应该选择**地加以吸收。既然立法者对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没有吸收,就说明其对该三种操纵市场行为持否定态度。故而,对于未被该罪规定吸收的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不能继续适用兜底条款追究刑事责任。

在笔者看来,修正后的该罪规定对《解释》第1条中的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予以吸收并不等于否定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二者之间不存在矛盾之处,对于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仍应当适用兜底条款追究刑事责任。

首先,修正后的该罪规定仅吸收三种操纵市场行为存在合理之处。从刑法修正的背景来看,考虑到与证券法的规定相衔接,增强部门法之间的协调**,故而该罪规定增加了“幌**交易操纵”“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交易操纵”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但是,由此并不能推导出对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的否定。通过对比刑法第182条与证券法第55条的规定可知,前者增加的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与后者操纵证券市场的手段保持了一致。而未被该罪规定所吸收的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要么未被规定在证券法第55条之中,要么属于期货市场禁止的行为,皆非位于“两法”相衔接之列。

其次,对于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仍应适用兜底条款追究刑事责任。其一,《解释》第1条将六种具体操纵市场行为认定为“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并没有违背罪刑法定原则,其行为**质并不会因刑法修正案的吸纳与否而发生变化。其二,从**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的规定(二)》(2022年修订)第34条规定看,其对该罪的立案追诉**进行了全面修改,不仅涉及刑法第182条明确规定的六种行为,也涉及《解释》第1条规定的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这进一步说明,司法机关不认为修正后的该罪规定对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予以否认。

兜底条款与潜在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的关系

在市场经济中,金融是**具有活力的领域。与之相应,金融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也是日新月异,刑事法律落后于金融违法犯罪活动在所难免。从这一意义上说,金融犯罪中的兜底条款,无疑具有及时应对金融犯罪、防控金融风险的特定价值和功能。因此,在金融科技日新月异,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犯罪手段层出不穷的背景下,为了在罪刑法定原则的范围内周延对该罪法益的保护,并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从严惩治证券、期货犯罪活动,应当充分发挥该罪规定中“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这一兜底条款的价值作用。

笔者认为,应当立足于法秩序统一**原理,以同一法益保护为原则,指导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兜底条款的解释与适用。由于刑法关于该罪的法益保护目的与其前置法相一致,亦即禁止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行为,维护证券、期货市场的正常秩序,保障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故而,前置法上禁止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行为,在刑法上亦具有违法**。具体而言,适用该罪兜底条款处理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时,应遵循如下判断规则:

**,当前置法对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存在明确禁止规定时,可将其径直认定为刑法第182条所规定的兜底条款行为。譬如,2022年4月20日通过的期货和衍生品法,其第12条规定的禁止操纵期货市场手段**括“挤仓操纵”,即“在交割月或者临近交割月,利用不正当手段规避持仓限额,形成持仓优势”。虽然刑法和刑事司法解释对于“挤仓操纵”并未作出明确规定,但可直接将其认定为刑法第182条中的兜底条款行为。

第二,当前置法对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不存在明确禁止规定时,如满足同质**解释要求,即与该罪规定明确列举的禁止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具有同一法益侵害**,也可将其认定为刑法第182条中的兜底条款行为。譬如,**高人民**公布的伊世顿公司、金文献等操纵期货市场典型案例中,行为人非法利用技术优势操纵期货市场,对于这一操纵行为,尽管法律、司法解释没有作出明确禁止**规定,但司法机关通过同质**解释将其认定为兜底条款行为,强调该行为“操纵期货市场”的法益侵害**。概言之,纳入该罪规定兜底条款的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应当具有使得证券、期货价格失真和流动**降低,破坏证券、期货市场秩序的“操纵”特征。当然,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只有达到“情节严重”程度才构成该罪。

上一篇:餐饮旅游低迷,难阻资金热情!旅游ETF(562510)仅两月实现规模翻倍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宁德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