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少年》:被营销耽误的大型翻车现场

2021-12-27 23:41:43 文章来源:网络

我们能接受黄渤、林永健闪耀舞台,能接受徐志胜**大众,却接受不了三个卡通人的“丑”。

12月17日,国漫《**狮少年》顶着“无IP、无明星、无流量”的“三无”头衔,正式登陆全国院线。豆瓣评分8.4分,与《哪吒之魔童降世》比肩。

上映仅三天,争议与赞誉齐飞。拍砖的人“喊丑”,特别是对三位主人公的“眯眯眼”“宽眼距”面相颇为不满。力挺的人高举“国漫崛起”大旗,称其为“年度黑马”“不输哪吒”,是“现实主义国漫开山之作”。

前有演员吴京发微**应援,后有****送上热评,赞其“表达文化**,传扬民族**神”,也没能平息这部电影的争议。

**房预测一如极速过山车。点映期间,有媒体预测总**房25亿,而上映后三天内,**眼专业版的**房预测从3.23亿滑落到2.5亿,一降再降。

上映首周《**狮少年》总**房仅4774.9万,与《哪吒之魔童降世》首周6.67亿**房记录,简直天壤之别。口碑分裂、**房滑铁卢,《**狮少年》遭遇了“误**”?

被营销拉了胯?

《**狮少年》引发争议的核心是“颜值”。**媒体的反对声音当中,以“丑拒”为主。官方回应,更多是为刻画“阿**、阿狗”这样的小人物,故意而为之。“创作者画的时候,有在广东等地进行多次采风,**简单的方式,大家拿出镜子或者手机,将镜头的滤镜关掉,好好看一看,想想身边的人的样貌”,制片张苗的言论,让不少网友坐不住了,“丑化国人”言论也把影片推向风口浪尖。

根据剧情,三位主人公的设定本就是“社会底层**体”,加之动画夸张手法,看起来“歪瓜裂枣”的一副“咸鱼”样,是符合剧本设定的。

但网络情绪大过了理智。就在电影上映不**前,因陈漫丑化亚裔风波,大众不满情绪积蓄已**。“前因”未平,也让“卡通人”惹火上身。引发了对国漫审**诠释的质疑,对《**狮少年》创作初心的质疑。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正常宣发推广动作反而助燃了情绪发酵,有网友认为标榜国漫崛起“调子起太高”。也有网友对“对标哪吒”的做法不买账。

可以说是被营销耽误了的大型翻车现场了。网络上“丑拒”“劝退”的声音不断,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房市场。

有时候开局就已经决定了结局。抛开丑化争议,《**狮少年》的起点,本身就是极具挑战的。

首先,剧情上,讲述的是几个小镇留守少年,争夺狮王争霸赛冠军的故事,三个青年拜师隐世高手,刻苦训练,历经挫败,打败昔日对手,进击决赛桂冠。

故事朴素又单纯,甚至可能刚坐下就一眼望得见剧情结局。对比国漫以往神仙打架的剧情,后者显然更容易天马行空,高潮迭起,也更容易营造宏大场景的视觉冲击力。《**狮少年》作为一个写实故事本身就很难出**。

其次,题材上,定位现实主义动画电影,镜头聚焦在留守儿童,涉及城乡差距、农民工等严肃议题,关注的是社会聚光灯外的弱势**体,听起来就不如“**米花电影”来得过瘾。

再加上“舞狮”这种传统文化意象,本就与都市生活相距甚远。光看片名可能就已经劝退了一部分人,毕竟真正感受过舞狮魅力的**体不多。

另外,动画电影自有天然的壁垒,大众对动画认知不足和偏见,只有口碑足够好才有破圈的可能。一定程度上,大IP就是“大明星”,哪吒、大圣这种国民级认知度本身就是一种市场穿透力。

对比之下,《**狮少年》就比较被动,内容偏向上也不够“合家欢”,观众基础体量有限。在与同档期的真人电影“抢观众”的情况下,《**狮少年》哪怕口碑好过《误**2》,但**房依然难以反超。

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到《大鱼海棠》,从《白蛇缘起》到《哪吒之魔童降世》,国漫似乎一直站在古典文学系统、或者架空神话世界里。《**狮少年》的起跑位就不同,这也是这部作品的勇气和可贵之处。

“想要飞跃海峡”的人,也要做好跌落崖底的准备。《**狮》倾向于后者作为北京京西文化少年三部曲里的**部作品,《**狮少年》也是满屏的“少年气”。影片讲述了小人物的努力、付出与梦想:

**"咸鱼"阿娟,努力追梦舞狮,即使肩负生活重担依然不放弃,是"少年气";

隐世高手的师父也曾经是个热血舞狮青年,迫于生计放下了舞狮,但**终放不下热忱,心中也是一团不泯灭的“少年气”;

舞狮台**高的“擎天柱”在文化里代表着一种“敬畏”,也隐喻现实生活中的那些“翻不过去的山丘”。**后一跃又何尝不是独属于“少年气”的冲动和冒险。

影终,歌手毛不易演唱的《无名的人》给影片画上了**的句点,“无名的人啊,我敬你一杯酒”,每一句都淌进人的心里。

荧屏前是三位小镇青年的故事,荧屏外是无数个“无名的人”。主人公“阿娟”不正是散落在城市角落中千**万个匆忙背影中的“我们”吗?**后半小时影片把共情拉满。

品质上看,《**狮》也足以称得上诚意之作。舞狮毛发、信步扬尘、光影转换,细节感满满,甚至以假乱真。

**被人称道的莫属“狮子头”,动态和静态下都足够真实。据报道,后期**里做一个狮头的工程,就让整个团队花了小半年的时间。狮子的毛发是“一根根粘上”,为了在动态下更真实,特效师参与其中不断调整试验。

团队对传统文化的诠释上也足够用心。导演孙海鹏找到舞狮制作的**傅,从“解剖”狮子头开始,从外壳构造、**纹理、到纹理和油漆质感,还原每一处细节。在视听上,《道山靓仔》的方言一出,就足以抓住耳朵。虽然剧中多个人物个**挖掘比较单薄,缺少细节情结支撑,未免有“为了剧情而存在”的“工具人”之嫌。一些喜剧元素手法也相对生**,部分人物关键对白过于“直给”,让部分桥段落入俗套,惊喜感不足。

但瑕不掩瑜,在贩卖“大片大制作”过剩的今天,《**狮少年》反而成了一**清流——在堆砌视觉刺激和技术特效之外,找到了简单又富有共鸣的情绪能力;在弘扬传统文化的同时,也有国漫稀缺的社会现实表达。

在唯IP论的今天,《**狮少年》没有用翻拍“套路”观众、没有追风复制、也没急于**算产值。就这部作品而论,它更倾向于讲一个简单又打动人心的少年故事。

或许《**狮少年》无法担得起国漫崛起的里程碑,但仍有值得称道之处。

其实动漫作品中的颜值争议一直存在,特别是3D类。比如吐槽玄机科技的网红脸、追光动画的蛇**脸、凡人修仙传又太写实……

就连《哪吒之魔童降世》早期也被网友点评“**熏妆”的哪吒太丑,但或是剧情动人、**房渐高,又或许是创作团队出面解释设计来由,网络风评旋律斗转为“丑萌”。

在《**狮少年》这次颜值争议风波之后,是否也给院线国漫创作者们一种提示和反思,如何关照非二次元观众的审**偏好,如何把握更广泛的大众**体市场接受尺度。

以及这次风波是否也反映了团队在公关宣发能力上的失控。学会更好的倾听大众、和大众“对话”,也是国漫走在成长路上不可回避的一大课题。

好在,国内市场对国漫是比较**容的,对好作品依然愿意用脚投**。

近两年国漫崛起的呼声渐高,有目共睹的是,随着技术与工业化协同能力提升,国漫在制作水平的显著提升,也确实让国人看到了希望。在技术竞争追平之后,势必考验着讲故事的能力。剧本、角色、制作等方方面面都对幕后团队发起挑战,“一个故事是否动情”是技术无法替代的。

对于讲好故事而言,正如打磨一款产品一样,需要时间与潜心锤炼,也需要经验论证和市场实操历练。

作为成人向作品,能否引发深度思考,找到共情共鸣,对现实有所观察,扎扎实实讲好故事,也应该是国漫的核心命题。

**位成龙,成龙大哥是香港著名的功夫巨星,他的电影充满了喜剧和惊险,他不仅仅是演员还是导演,制作人,编剧还是歌手,更是****演员,他的电影可谓影响的很多人。八零后很多小伙伴都是看他的电影长大的,他是在2006年在四川省会成都民航飞行学院学习的飞机驾驶,只用了短短一个小时时间就学会了开飞机,顿时觉得大哥就是大哥,学开飞机都比别人快。

第二位吴京,早年就看过吴京的电视剧,印象**深的就是功夫小子闯情关,太极宗师和小李飞刀了,那时候他主要是在内地拍电视剧,后来又转入香港拍电影,这几年自导自演了战狼算是红透大江南北了,紧接着又拍流浪地球,长津湖等电影稳坐**房之首的宝座,更是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大导演。吴京会开飞机大家应该都不会太惊讶,在电影战狼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吴京可谓是**的,什么都会,不仅会开飞机,就连坦克都能开漂移。也是在一次电影宣传时他还调侃自己,在广汉学开飞机,通常都是**摸摸来成都玩。看看**汉都拿飞机当玩具了!

第三位吴镇宇,吴镇宇是香港有名的电影明星。他也是在一次电影中饰演飞机驾驶员后,对飞机产生了深刻爱好,后来在内地学习了一段时间飞机驾驶,并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就考取到了直升机**。在爸爸去哪中吴镇宇就有表演过他的飞行技术,看着他那兴奋的样子,像极了我刚拿到汽车**那会儿!

第四位苗圃,苗圃可是**圈的才**啊,参演**部长篇电视剧五月愧花香就获得飞天奖**佳**演员提名,出生于演绎世家,**内地影视**演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我是看了她主要穆桂英挂帅而熟悉她的,她也是**圈不可多得的兼颜值与才艺并存的**艺人,并且出道多年零绯闻。他的**可是**运动品牌的大佬陈义红,身家十几个亿,她2008年正式拿到飞机驾照,并且**时间就花了四**买了一架飞机,是**个拿到飞机驾照的**明星。

第五位张雨绮,张雨绮,原名张爽,**近她也是被推上了热搜,原因是有媒体**光称她与小她十岁的小鲜肉出入**纱摄影店,疑似要结**了,说起张雨绮,大家应该印象**深的就是和周星驰一起参演的《长江七号》电影,她在片中饰演的**主袁**,**惹人爱。在参加一档综艺节目时自己**料,2015年就已经拿到了飞机

驾照,而且自己也有一架私人飞机。

上一篇:《对手》版“史密斯夫*”海报浮出水面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宁德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